记者陈永报 沧州雄狮在3月31日官宣了林创益的加盟,在4月1日官宣了阿不都海米提的加盟,但更多的内援最终落实仍旧需要一些时间。

  林创益、阿不都海米提已经官宣加盟,此外,赵学斌和陈中流等球员的引进基本没有什么问题。陈中流是进攻型中场,赵学斌司职前锋,在此前沧州雄狮和广州队的热身赛中,他一传一射表现出色。

  现在的问题在于沧州雄狮从江苏和天津方面引进的球员,其中江苏方面,除了已经加盟的阿布都海米提,还有谢鹏飞、罗竞,理论上,他们的引进工作是没有太大难度的,不过,江苏的球员要想正式转会到沧州雄狮,需要一份由江苏足球俱乐部开具的一份自由身证明,如此面临的一个问题是:欠薪问题如何解决,因为理论上,自由身证明要证明该球员与原俱乐部没有任何纠纷,但问题是,他们目前都被欠薪,所以他们的转会也和欠薪问题混在了一起。

  当然,江苏队球员转会问题,绝不仅仅困扰沧州雄狮一家,从程序上来讲,谢鹏飞、罗竞加盟沧州雄狮没有太大的障碍,即便没有获得转会证明或自由身证明,足协也会有其他措施保证他们的注册或临时注册。他们对于沧州雄狮还是非常关键的,谢鹏飞属于沧州雄狮引进的最大牌内援,他对于球队中场组织的提升很重要,阿不都海米提则是球队最重要的U23球员,被寄予厚望,罗竞能力也非常不错,是江苏队的主力轮换球员。

  相比较而言,津门虎的球员的加盟就显得难度有点高。目前,沧州雄狮的内援中有来自天津的郑凯木、郭皓和刘洋,此外,外援艾哈迈多夫同样来自于天津。

  郑凯木、郭皓、刘洋和艾哈迈多夫,是沧州雄狮打造的中后场中轴线:沧州雄狮在中后卫位置上一直存在问题,此次引进刘洋也是为了弥补中后卫的不足,原本司职后腰的郑凯木,在沧州雄狮被古特比放在了中后卫的位置上,也是希望他能够承担主力中后卫的责任。至于郭皓和艾哈迈多夫,则是沧州雄狮打造的后腰组合。

  然而到目前为止,沧州雄狮仍旧没有拿到天津方面开具的转会证明,所以他们的转会手续成为了问题。

  在三名内援中,郭皓和刘洋都是自由身,即便目前天津方面没有开具转会证明,但因为自由身的身份,他们最终加盟沧州雄狮问题并不大。不过,他们同样要面临江苏球员所面临的难题:欠薪如何解决。

  郑凯木的情况较为复杂,他和天津津门虎还有合同在身,天津津门虎获得中超准入之后,理论上,郑凯木仍旧是天津津门虎的球员,这无疑让郑凯木加盟沧州雄狮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  此次准入问题,不仅困扰了天津、江苏,以及无法获得中超名额的浙江,其他俱乐部也因为球员转会问题多多少少受到了影响。在这个层面上,希望江苏和天津方面拿出妥善的解决问题的办法,同时也希望中国足协帮助妥善处理。

  外援的情况似乎更复杂一些。目前,可以完全确定的是苏祖和穆里奇两名外援。穆里奇在回归中国之后,和俱乐部进行了充分的沟通,确定继续留在沧州雄狮效力。在有望递补中超之后,沧州雄狮方面也召回了苏祖,他在2020赛季的表现非常出色,是沧州雄狮防线的定海神针,在2020赛季的中超解围排行榜上,他的解围数据高居第四,实际上,他的价值不止如此,他拥有非常强悍的身体素质,而且有非常丰富的比赛经验,他的回归,也确保了沧州雄狮后防线的稳定。

  此外,从洛杉矶FC前来的前锋迪奥曼德基本没有问题了,他在效力洛杉矶FC期间,出场52次,打进24个进球,是一名高效的前锋。

  最早确定的外援奥斯卡反而出现了问题,他并不是巴西外援,而是刚果(金)外援,但是因为疫情原因,他无法前来中国。一方面,他飞往中国只能从非洲国家起飞,因为他没有欧盟的签证,另一方面他受困于居住地。在航班多次熔断之后,他的回归成为了大麻烦。

  艾哈迈多夫是沧州雄狮本赛季非常重要的引援,他是亚洲顶级的中场球员,今年34岁,良好的职业素养保证了他良好的身体状态。2020赛季中期,因为上海海港引进了澳大利亚中场穆伊,艾哈迈多夫加盟了天津。当时德国转会市场的消息显示艾哈迈多夫是租借,2020年12月31日租借结束,重新回归上海海港, 2021年2月25日,艾哈迈多夫恢复自由身。

  不过,据记者了解,他的情况未必如此,有消息显示他和天津津门虎仍旧有合同在身。由此,艾哈迈多夫的加盟也出现了变数。

  消息显示,在奥斯卡回归无期的情况下,沧州雄狮方面希望引进苏亚雷斯。苏亚雷斯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,目前正在评估回中国踢球的方案,为此,围绕苏亚雷斯产生了各种传闻:苏亚雷斯前来泰山队的说法基本被否认,目前泰山队的外援薪酬总额或无法支撑苏亚雷斯加盟;是否回天津津门虎踢球,则需要看天津方面在欠薪、未来待遇支付等问题上如何解决;永昌也是一个选择,但这同样受到多方条件的限制。他的最终去向,目前来看还是未知数。

  需要说明的是,苏亚雷斯虽然是巴西国籍,但他人目前并不在巴西国内,而是在葡萄牙波尔图,所以他如果来中超踢球,回归中国并不是障碍,目前他一直在坚持训练。